创新赋能 链链生金

11月16日,平煤隆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在单晶硅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上忙碌。 本报记者 乔利峰 摄


11月16日,初冬的襄城,阳光明媚而温暖。

走进平煤隆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7条生产线全部开启,穿着无尘服、戴着口罩的工人们,正在生产线上不停忙碌……一张张薄如蝉翼的单晶硅片,经过制绒、镀膜、烧结等“精雕细琢”的工序,最终变身成为高效太阳能电池片。

“我们的生产线采用行业最新的PERC工艺,生产的电池片优良品率超过98%,光电转换率接近23.5%,是全球光伏行业的最高标准。”该公司总经理李旭杰说。

这样的“高精尖特”产品,还布局在襄城县硅碳新材料产业链的其他“节点”。

硅烷科技整洁的控制室内,摆放着一台台悄无声息运转的仪器,技术工人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操作,产出的成品通过一条条硕大的管道向外传输。“别看这些管道‘傻大笨粗’,但它的内壁比镜子还干净、光滑,输送的8N级高纯度硅烷拥有15项国家技术授权专利,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硅烷科技董事长孟国钧说。

同样打破技术垄断、填补市场空白的还有年产6万吨延迟沥青焦及4万吨针状焦项目——该项目总投资13亿元,生产的特级针状焦主要用于超高功率石墨电极、锂电池、核电、航天等领域,破解了石墨电极生产中进口焦短缺的瓶颈。

一个无高等院校、无科研院所的内陆小县城,如何拥有一个又一个打破垄断、填补空白、创造标准的“高精尖特”新技术、新产品,培育打造出硅碳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紧盯产业链开展“订单式”创新,实施“订单式”攻关——这是襄城县给出的答案。

从焦炉煤气制氢到高纯硅烷,是襄城县千亿级硅碳先进材料产业链的核心环节。为破解这一瓶颈制约,襄城县、首山化工负责人先后3次到上海邀请“长江学者”肖文德教授合作,并先后投入2亿多元,经过两年反复试验,将原本完成实验室小试的高纯硅烷实现产业化,推动襄城县煤化工产业向高端新材料的延伸。

正因为坚持实施创新驱动理念,坚定以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为主攻方向,持续延链、补链、强链,襄城县近年来在推进煤基化工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积极培育硅材料、碳材料、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了从煤炭“黑色经济”到煤化工“循环经济”、再到硅碳新材料“绿色经济”的蝶变,走出了一条循环高效、绿色低碳发展之路。

创新赋能,链链生金。一项项领先突破的创新成果,一个个流金淌银的产业链条、一个个活力四射的新兴产业,将托举起一个快速崛起的千亿级产业集群——截至目前,襄城县拥有院士工作站2个,国家级和省级重点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和企业技术中心12家,引进北京大学李光武教授团队、上海交大肖文德教授团队等高层次人才(团队)12个,为壮大硅碳新材料产业集群提供了有力的人才支撑。2020年,襄城县硅碳先进材料产业园工业总产值近400亿元,从业人员1.3万余人,产值占襄城县工业经济的70%以上。

“我们要抢抓‘碳达峰、碳中和’催生的重大机遇,以创新驱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坚持绿色发展主旋律,加快培育打造千亿级硅碳先进材料产业集群,为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力支撑。”谈及未来,襄城县委书记孙毅信心满满地说。 


精彩推荐

下载安卓手机客户端 下载苹果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