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庄村:小杂粮种出大名堂


今年风调雨顺,王红宾捧着沉甸甸的谷穗,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陈晨 摄


许昌报业全媒体记者 陈晨 张汉杰

“今年的雨水勤,谷子秆也未出现大面积倒伏的情况,所以你看这谷穗长得多大、多饱满,可以说多少年都没这么好的收成了。这是对我们这些农民辛勤劳作的最好回报,真让人打心底里高兴。”入秋时节,天高气爽。9月3日上午,在建安区榆林乡石庄村村北的一片谷子地里,沉甸甸的谷穗耷拉着“脑袋”,提醒我们,收获的季节已经到来。这不,该村65岁的村民王红宾正带着十几名短工在自己一片7亩多的谷子地里割谷子,大家头戴各色遮阳帽,身着长衣,手持镰刀,个个忙得满头大汗,场面十分热闹。

王红宾告诉记者,他家里今年一共种了十几亩地,主要种的就是谷子,只有极少部分种了点儿玉米和辣椒。“近几年,我们榆林的小米由于品质好、口感佳,很出名、很好卖,所以种谷子比种其他强很多。再加上今年收成好,所以收益肯定差不了。”王红宾说,这7亩多谷子,需要他和十几名短工收割近两天时间,请的工人从早上6时就开始干,中午管饭,然后休息两个小时,下午则需要一直干到晚上。

“他们这些人每年都会来我们这儿,一人一天能挣六七十块,活儿很多,一家还没割完,下一家早早就已经约好了。”王红宾说,最近两年,每到9月初,村里的谷子地里,都能看到一伙伙人割谷子的火热场面。“我大约估算了一下,今年我这一亩地刨去所有成本大约能赚近3000块,不少了!”王红宾说,由于乡里鼓励他们种谷子,每年都会给他们补助化肥、农药和种子,加上收益高,所以村民都争相种起了这远近闻名的家乡特产——“榆林小米”。

“他家是我们今年接的头一家,后面还有三四家已经预约好了,都在等着。”对于石庄村村民种“榆林小米”的热情,从正在王红宾地里做短工忙活着的文巧云的话语里也得到了印证。她说,她每年都会和同乡一起来石庄村打短工,活儿很多,虽然会很累,但收入不错,就像去年,他们一行人就干了六七家的活儿,挣了不少钱。

的确,一方水土,一方物产。榆林的沙土地,种出了色泽金黄、浓香可口的小米,是许昌的特色农产品之一,虽然颗粒不大,但粒粒饱满浑圆,下锅一熬,浓浓的香气便弥漫开来,熬成后,色如琥珀,黏糯香浓。榆林小米与山东龙山小米、山西沁州黄小米、陕西米脂小米齐名,近年来,备受追捧。城里人为了买到正宗的榆林小米,常常跑到乡里甚至农户家里去买。而石庄村作为榆林乡一个重要的小米种植村,村民们更是不会放过用这一备受青睐的特色农产品来充盈自己的钱袋。

“不仅是王红宾家,如今我们全村主要种植榆林小米的农户得有六七十户,共350亩地。”当天,石庄村党支部书记石遂洲在跟记者交谈时说到,历史上,榆林周边地区因颍河泛滥,冲击形成了大片沙土地,所以特别适合种植小米。因此,他们村甚至整个榆林乡种植谷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20年前,我们这里还是家家户户都种小米。但到了20世纪90年代,作为小杂粮的谷子种植,没能跟上农业机械化的步伐,种植、收割都要靠人工,光是驱赶爱吃谷子的麻雀,就要费不少劲儿。农民们更愿意去种省力省工的小麦、玉米。”石遂洲说,20世纪90年代末,榆林乡甚至许昌县的谷子种植变得零零星星,甚至一度濒临绝迹。但到2000年以后,随着人们从“吃饱吃好”向“吃得有营养”转变,小米等杂粮受到追捧。榆林周边的谷子种植面积也开始增加,最高时全乡种植近万亩。小米价格也回升到12元钱1公斤,特别是2013年前后,甚至能卖到20多元1公斤。

“我们村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同时村干部也没少做工作,使得如今村里种谷子的农户一年比一年多,农民的钱袋也一年比一年鼓。”石遂洲说,按今年谷子的良好长势,亩产能达到500多公斤,每公斤卖6块钱,刨去成本一亩地能赚两三千元。

当然,石庄村群众不仅仅是鼓了腰包。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石庄村近年来生活环境不断改善,村民的幸福指数也在不断攀升。就像三四年前,该村村民还饱受道路泥泞之苦,办喜事娶媳妇都要用拖拉机接送新娘。如今,石庄村道路平坦、房舍整齐、绿树掩映,充满了勃勃生机。“钱袋鼓了,环境变了,日子甜了,加上即将新建的许信高速还将上下口设在了我们村,村民们往后的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石遂洲自豪地说,下一步他准备带领村干部和党员一起,利用“榆林小米”这一特色农产品品牌优势,以及村子的区位优势,发展集体经济,谋划建设一个小米加工厂和一个红薯加工厂,进行深加工,让石庄村所产的“榆林小米”端上更多家庭的餐桌。

精彩推荐

下载安卓手机客户端 下载苹果手机客户端